慢慢的也是走到了它们的旁边,纵使我的阶段高,还收起了自身的气息,但这魔兽的嗅觉一般都很是的敏感,要是再靠近我就掌握不了什么东西了。

    体内的木属性气息运转,用手在空中捏了捏,一个小木人出现在了眼前,从风袋里面摸了摸,一小袋抱着粉末的纸出现在了手上。

    把这粉末绑在了木人的手上,这些的药物并不是什么伤人的,而是我从那人的风袋里面得到的使人昏迷的药物,这一小袋的药物够人昏迷一天的时间,但要施加给这些比人类体质强了太多的雪熊,多着也就一两个时辰。

    控制着这木人走到了那雪熊一家的旁边,控制木人打开了那粉末在这两头大熊的鼻子上面也是撒了一些,没一会这些东西就都被吸了进去,不过这刚要控制木人去抱那雪熊幼崽的时候,没想到这木人直接被一头雪熊张开爪子咬在了嘴里,还以为被它发现了,不过转眼看看才发现它们还在睡觉。

    看到这我也是松了口气,原来只是找磨牙的东西,控制着一个木人再次的朝着那边走了过去,人类的气息和这木人比起来可是差的太多,人类的生气较多,而这木人属于另一类的生命,所以这也并不好被发现了。

    控制着木人从雪熊幼崽的堆里面抱着一个往出走,这一窝生了足有五个,我这抱走一个也并不会怎么影响到它们,而且就就算这些幼崽都活着,但这真正活到成年的雪熊却还没一半之多,这魔兽生活的艰苦,并不比人类差。

    一会这木人便到了我的前面,伸手把这雪熊的幼崽抱了起开,这小熊还并没有睁开眼睛,看样子生出来也并没多少天的时间,现在这小家伙已经睡着了。

    把这东西放到怀里也是朝着外面慢慢走去,安安全全的走了出来也是大口的喘了喘去气,要是再慢的话,还真怕自己憋不住。

    松了口气朝着这外面看去,那本是有个人的地面上却没有人她的踪影,离开了这里来到了溪雪开始所在的那个地方,来来回回的找着,叫着她的名字,不过却并没找到她。

    朝着地上看去,并没有深深的雪熊的脚印,就算我刚进去溪雪就被雪熊袭击了,那么这雪花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把雪熊的脚印覆盖。

    不是这雪熊高的鬼,那么是谁呢,蹲下来在这仔细的寻找,果然不出一会便看到了一个斜坡上面有着一条的印记,而这印记的下面有着些许的脚印,一条浅浅的脚印和几个人深一些的脚印。

    那斜坡上一大条的印记应该就是那丫头闲的无聊趴在了这里,那么这些的脚印就是那外来人所搞得鬼了,没想到我们出来了一遭,没有被雪熊魔兽伤害,反而让这人类把溪雪绑走了。

    顺着这地下的脚印快速的奔去,这天上的雪花不断的下着,要是不尽快找到溪雪的话,那么这些的脚印都会被雪花所覆盖。

    提起了速度朝着印记不断地奔跑着,越跑这脚印越浅,没想到这一伙的人跑的也是很快,本以为就这样寻找下去,但到了一个地方却留下了一堆的脚印,然后便看到这些的脚印朝着两个方向跑去。

    看着这一堆的脚印,也就说他们已经知道了我,然后再去迫害那个溪雪的,看来最终我还是大意了,这不断地防着魔兽,却被人类抓到了机会。

    现在的这时间也没有犹豫的机会,这上面就留下的都是成人的脚印,也就说并没有让溪雪落地,看得出这群人谨慎的不行。

    时间不等热根本没有时间做判断就朝着是一个方向追了过去,一路上也是仔细的回想绑架溪雪的人,我的仇人根本没有,要有的话也就是那个佣兵团里面的人了,但这溪雪可是这城市里面人尽皆知的人啊,那个人也没必要冒着么大的风险。

    速度不断地加快,这条路上的脚印也是变得很是的清晰了,灵气再次加持在脚上,用处了几乎全部的力气去追,没一会的时间果然看到了一群人再跑,但这却并没见到溪雪的身影。

    看到这我再意识到我追错了,但往后再去寻找那些脚印早就没了,想到这里我就一气,单手握住了灵枪就朝着他们迅速的跑着,没一会分世间他们也是发现了我,转身也是面对着我掏出了各自的武器。

    “我当谁有那么大本事敢带那冰家大小姐出来,原来只是个无名小卒,不过你今...”在他的话还没说完,我握着灵枪就从原地直接跳起,直接朝着一个人冲了过去。

    在这些碎体期七段八段阶段在我的眼里真的是不够看的,我这跳起一窜,瞬间就来到了一人的旁边,还没待他作何反应就被我一枪打散了,鲜血骨头溅得到处乱飞,一股的鲜血溅了周围人的一脸。

    这死了一个我也没有停下,一想到那女孩要发生什么危险我的气也是不大一处来,挥手一枪又划开了一个,一枪一刺直接给一个钉在了地上,转身朝着最后一个抓去,我这速度根本没有他们反应的直接给这人抓着他的脖子捏在了雪地上面。

    我的手不断用力这家伙的脸色也顿时由白边红再变紫,马上就一副快要被憋死的样子“说!他们带溪雪去了哪里”我的手掌松开了一些这家伙也是大口的穿着气息。

    见他咳嗽不说话,伸手上面聚集起了火属性的气息直接穿进了他的一根胳膊,我这一瞬间穿透给他造成大量的疼痛,再加上这火焰的燃烧,这又是再一次的疼痛,而且这手拔出来他的伤口也是又被我哪火焰烧住,也不会流血致死。

    “说”他嗷嗷的叫喊之后,我这覆盖火焰的手要再次的落下,但此时他终于说话了“我,如果说了你会放了我吗”我也来懒得跟他说话,再一次朝着他的肾脏窜了下去,顿时间又是一阵的撕心裂肺的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