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丫头抓着两个木桶进来了之之后也是把这放在了这一旁的桌子上,打开了木桶也是顿时间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气,心纯从我这边朝着那边走去,大眼睛朝着那女孩的木桶里不断的看着。

    那女孩看到这突然来的人也是一掐腰“哼哼,本小姐我可不记仇,放心吧,肯定有你一份”说着也是从木桶里面端出一盘盘饭菜。

    “好了,本小姐这可是特地给你们带来的,快来吃吧”听着她的话我也是来到了这桌子边的凳子上,看着这桌子上的菜肉,不得不说这不光颜色好看,闻起来也是香的不行。

    朝着这桌子旁边的心纯看去,这丫头早就已经馋的不行,嘴角的口水都要流出来,抓起了一个鸡腿朝着心纯的嘴里面塞了过去,这丫头看了看也是抱着这鸡腿大吃了起来。

    拿起筷子夹起前面的饭菜我也是吃了起来,这些的日子,饭馆的东西一直再吃,虽然眼前的饭菜要比那些东西好吃的多,但这顿饭却吃出了另一种的感觉。

    一会这一桌子的东西就被我和心纯吃完了,这丫头拍了拍也开始收拾起了东西,在出门的时候这丫头也是站着门口说到“不通知我不许你们私自离开,那我先走了,到时候再来找你们玩”说着也是转身离去。

    看着这丫头,虽然身上有一股强烈的傲娇,但这不管怎么说,心底却好的不行,不知不觉间,又与这丫头搭上了缘。

    心纯吃饱了之后也是直接躺在床上抱着我的枕头大睡了起来,看着这外面格外大的月亮,开开来人窗子,往出一窜直接来到了这旁边的树上,从风袋中拿起了一壶酒便开始喝了起来。

    冷风呼呼的挂着,雪花朝着身子上面不断的飘落,孤单寒冷的感觉却总能想起很多的东西。

    拿起了酒壶中的酒就狠狠地喝了一口,一股烈酒下肚,肚子里面顿时传来一股热热的感觉,武修不好醉,因为只要能控制好自己身子的灵气就能把酒精逼出来,酒精不能醉武修,但可以醉想醉的人。

    伸手从怀里面抓出了两个香袋,嗅了嗅上面两种不同的香气,就算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上面的香气依旧不减,拿起了手中的酒壶一饮而尽,随着酒精的刺激脑袋也开始变得沉沉的,拿起了酒壶对着这月亮喊到“我好想你们!”随着话语落下,握着酒壶的手搭了下去,在这团圆的夜里,孤单的人只能醉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上的太阳晒得有些刺眼,晃了晃脑袋做了起来,不得不说这喝多酒还是要有些坏处的,也就在这时候,我哪屋子的门又被敲响了。

    打开了窗子,转身也是窜了进去,这时也听到了外面有声音传了进来“起床了大懒虫,本小姐来找你玩了”说完又是朝着这门上敲了敲。

    听见这“本小姐”的声音也瞬间就能猜到是哪女孩,说起来到现在还没问起她的名字。

    “本小姐,本小姐是谁啊,我不认识啊”靠着这门对着外面说着,那女孩听到我的声音之后也是张嘴说到“本小姐就是本小姐啊,昨天还吃了本小姐带来的那食物,转眼就把我忘了吗,你!这!个!白!眼!狼!”说着又是敲了这门。

    “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什么本小姐,你把名字说出来我看看我认不认识”“你,你混蛋!再不开门我就闯进去”“那你闯吧,没事的话我就回去睡觉了”说着又躺在了床上。

    这没一会的时间,外面的门也是传来的大写的响声,看来这丫头也是倔的很啊,体内的木属性气息微动,瞬间那大门上就被几根藤蔓给封死了。

    这大门一阵的敲着,“快来给我开门,再不开我就闯开进去打你屁股”是着又是一阵的猛敲。

    敲了一会的时间,外面便传出了交谈的声音“请小姐不要打扰了其他客人”,“你快把这门给我打开”,“小姐,这房间被别人顶了,如果小姐想要的话,还有其他房间”,“不要,我就要斤这房间”两个人交谈了一会,后来也不知说了些什么那小二便离开了。

    “你快来开门啊,本小姐就是本小姐啊,前几天我们刚认识的”敲敲,“喂,我们真的认识啊”,“可我并不知道你的名字啊”掏了掏耳朵我继续问到。

    等了一会的时间,明显的听到地板响了一下“好了,本小姐叫冰溪雪,你快让我进去啊”听到她的话我也是直接走过去把门打了开,一开门便看到了一双幽怨的眼神。

    “冰溪雪”我张着嘴说了一声,这丫头捂住我的嘴就把我推了进来,把门关了上,“你肯定知道是本小姐”说着也是气鼓鼓的往凳子上一坐。

    看着她我也是哈哈一笑,“毕竟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这以后总不能本小姐本小姐的叫你吧”她听到了之后也是想了想“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我叫龙毅,而那个还在懒洋洋睡着觉的是心纯,白心纯”。

    “好了,既然名字都知道了,今天我们去城外面玩怎么样”听着她的话,没想到这丫头胆子这么大,“那城外面可是很危险的,一个不小心性命都可能不保”,“不用怕,本小姐可不是吃素的”说着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小拳头一捏,一股的气势也是直接从身上放了出来。

    接触这么长的时间我都没注意到这女孩的阶段,这才十几岁的样子这就已经达到了碎体期四阶后期,看来这财富是一方面,这自身的修炼能力也还是很强的。

    “城外面的危险程度可是很高的,大小姐,你这实力在外面真的不足以应对外面的那些东西啊”

    “没事,我不行不还是有你吗,一个大男人连女人都保护不了,就是饭桶一个”说完也是直接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打开了门“唉,没事的,本小姐才没那么软弱,才不会让你们受伤,把你们的安全放心的交给我就好了”。